时艳强对话曾良:泡沫散尽方能洞见真正价值
币脉财经
18-08-18 10:30
25560

时艳强对话曾良:泡沫散尽方能洞见真正价值


对话时间:7月31日 18:00

微信社群:币脉--北京--136

对话嘉宾:

曾良 倍链资本创始合伙人 天使投资人

时艳强 币脉科技创始人 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

 

本期速览:倍链资本创始合伙人、天使投资人曾良做客币脉科技时点对话栏目第126期,曾良为大家分享了进入区块链的契机,在区块链项目投资上,他认为技术和商业模式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人 是团队;关于Token的流转机制被设计成闭环,他并不认为有太大问题,至少保证了Token的价值的存在;现在行业泡沫严重,但泡沫散去,留下来的都是有信仰的群体。人工智能没有霍金想象的那么可怕,目前仍在可控范围,未来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的结合还是值得期待的。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时艳强:各位币脉人,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币脉科技】,与5000+社群1000000+币脉人一起参与【时点对话】节目,探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本期是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126期,主题:区块链行业泡沫散尽方能洞见真正价值。 嘉宾:曾良。

曾良,作为天使投资人,曾良在数字营销、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等领域都有孵化和投资。他曾担任金蝶集团高级副总裁、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百度副总裁兼百度糯米CEO等职务,目前是多家互联网企业的董事和战略顾问。他创办的倍链资本在区块链领域表现活跃,投资和孵化了一系列成功项目。曾良拥有清华大学工学硕士和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MBA,他还热心公益,担任IDC国际数字资产慈善基金会的主席。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角儿:曾良。


【时点对话·第一问】

“区块链行业与互联网的差别有两个方面,对于前者,迭代速度更快,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完美结合的要求更高”

时艳强:曾总,您曾在百度任职,有着丰富的互联网行业经验,后来是在什么情况下转入到区块链行业的?您对区块链的认知有着怎样的心态变化?您认为这个新兴行业与传统互联网行业的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曾良:各位【币脉科技】的朋友,大家好!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一问。我进入区块链行业不算太早,也存在一定的偶然因素。去年离开百度以后最先把精力放在人工智能和相关应用领域的孵化和投资方面,去年上半年我曾投资了一个人工智能算法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方面的天使轮创业项目,后来因为牌照和政策方面的原因碰到了一些困难。去年十月份时,我们的项目碰到了困难,一位联合创始人之前有一些数字货币方面的经验,他建议让团队转型做区块链相关的业务,所以我从去年十月份开始才有机会了解和接触区块链行业。但是我一接触到区块链行业就特别的喜欢,我觉得区块链的技术对信用机制的重构、对价值的传递等都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创新,而且它天然就是技术和商业的一个完美的结合。所以我觉得区块链行业有非常大的潜力,它能够带来一些所谓革命性的创新和改变,同时我发现有很多在互联网时代的朋友也逐步地跨进了这个领域,大家基本上都是一种不眠不休的学习和讨论的状态,所以我很快就投入进去,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

对区块链行业的认知肯定也是一个变化的过程,一开始觉得特别的好,后来我发现这个行业有很多乱象,因为很多人是抱着一夜暴富的心理进来,投机心态特别重,而不是扎扎实实的做事。再加上政策上的不明确和其他的一些外因,所以当初也有一阵产生了动摇和怀疑,但最后经过了半年的心态调整,今天来说我觉得我对这个事情的认知应该说是一个螺旋式的上升过程。现在充分认识到区块链技术一定会对未来产生很大的促进作用,它会有效的通过新型的信任机制、共识机制的建立来推动进步和发展。当然区块链行业现在也存在所说的需要正本清源、返璞归真的问题。最近大家都在讨论认为是熊市,但熊市可能反而是一个好的情形,这个时候是不是真正扎扎实实的做项目?项目是不是真正有价值?不管是在商业上还是在技术上可能通过熊市的检验,最后就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问题的最后一部分提到新兴行业与传统互联网行业的差别,我觉得共性还是非常多,真要说差别我觉得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迭代的速度,传统互联网行业的迭代速度已经比较快,我觉得可能以年为单位,每年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但是区块链行业的迭代速度,我觉得只能以月为单位,可能三个月前和三个月后很多东西就发生了变化,这就是为什么有个说法叫币圈一天世上一年,就是这个道理。迭代速度特别的快,必须得时时刻刻跟上节奏。第二个是传统互联网行业和区块链行业的区别在于区块链行业在设计项目时一开始就得考虑产品和商业模式的完美结合,互联网行业里也要产品和商业模式结合起来,但是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可能会分不同的阶段,比如做技术和产品的阶段、讨论go-to-market、商业推广阶段等。而现在区块链行业,从Day 1开始就不得不考虑产品和商业模式完美的结合,否则这个项目很难有前景。所以我总结出来两条,一个是区块链行业迭代更加迅速,第二个是区块链行业对产品和商业模式完美结合的要求更高。


【时点对话·第二问】

“再优秀的技术,再完美的商业模式,如果团队执行力不到位,心态不到位,项目也一定会废掉”

时艳强:您是倍链资本的创始人和天使投资人,那么您在筛选项目时最看重的是哪一点?现在区块链项目鱼龙混杂,相信您也看了不少的项目白皮书,您怎么通过白皮书判断一个项目的好坏?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二问。我在筛选项目的时候肯定要考虑一些原则,比如社群的活跃度、生态系统的完整性、项目是不是刚需、价格是否合理等。但是最看重的一点,毫无疑问我的回答是最看重的是团队。因为事在人为,项目都是人做出来的。即使有再优秀的技术基础、再完美的商业模式,如果团队执行能力不到位、团队心态不到位,那么这个项目也一定会被废掉,所以说最重要的还是团队。可能大家会问传统的互联网投资也得关注团队,跟区块链项目里关注团队有什么差别。我觉得对于区块链项目,我们除了关注团队的能力外,特别重要的一条是关注团队的心态,因为在整个区块链项目的过程中,大家会受到利益的诱惑,可能是比较大、经常性的利益诱惑。这种情况下团队有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能长期和持续的把事情做下去是特别重要的一条。大家知道有时候是先募资再做事,在这种情况下,募到资之后团队是不是还能按照初衷去有效的发展项目,这就要经得起考验。在这个行业里我还特别喜欢投资以前有过成功经验的团队。比如创始人不一定要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但是他有过一定的成功经验,能够经受得住诱惑、有良好的心态、有梦想要把项目做成非常优秀的落地项目。这样的我们会更加愿意支持,也愿意从头开始陪他们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走下去。

我现在每天会看到很多项目的白皮书,有的时候这些白皮书可能因为互相之间有借鉴,在方式方法上看起来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如果要通过白皮书去判断项目的好坏,我觉得主要从两个角度看,第一个是正面的看它的整个商业逻辑是否合理,商业逻辑是否能够通过白皮书描述的技术场景有效的落地,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我们发现现在的很多项目商业上可行,但是技术上根本不可行,要不是技术上可行,但是商业上没有可行性或者存在的价值,所以说要想办法让技术和商业二者之间能够较好结合,既能够在技术上实现,又能在商业上落地的项目。第一个角度是正面去看,第二个角度是从白皮书中去找毛病,比如在团队中拉上一堆莫名其妙的老外,头像都是从互联网上不知道哪儿扒出来的,这样项目肯定不靠谱。因为他对自己的项目没有自信心,对项目团队没有自信心,所以需要去拉大旗当虎皮。另外有一些项目的白皮书能明显的看出来是抄袭拼凑的,前后逻辑性不完整,我们也会把这样的项目摒弃掉,所以有时候不在乎白皮书的包装有多么精美,在设计美学上给人有多么好的享受,更重要的是否按照一个好的商业逻辑来安排白皮书的进程,要看技术是不是具备支撑商业落地的条件,要看后面的团队介绍,要看已有的可能支持他的天使和基石投资人是不是真实的反映了情况,我觉得这几点是最重要的。


【时点对话·第三问】

“金融行业一定是区块链能够应用起来的一个特别重要的阵地”

时艳强:区块链3.0时代,区块链技术在各个行业遍地开花,目前来看您认为哪些行业最有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必要性?或者说有哪些区块链的商业模式您比较看好?比如现在很热的金融行业和游戏行业,您怎么看待?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三问。我觉得主持人的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问的第三问也许就直接回答了想问的第一问。因为主持人的第三问问到,比如现在很热的金融行业和游戏行业,我怎么看待?我想回答的问题是金融行业和游戏行业本身就是最有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必要性。先说金融行业,区块链技术天生就是诞生于一个不可篡改的账本,这是牵涉到金融行业的基础,再加上我们今天说通证经济学Token本身就具有了这种金融属性。所以,金融行业一定是区块链能够应用起来的一个特别重要的阵地,因为它带来高效的信任机制或者共识机制的达成。本身能减少很多金融行业中间的不必要的中间层,所以我们也看到一些成功的,像瑞波币最早是在银行间结算的应用。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金融行业和区块链之间也是一个互相促进的过程,很多一些金融行业的工具、手段应用到区块链的一些应用上来,甚至延伸到区块链使用的其他行业中去,都可以进一步提高其他行业的效率和应用水平。另外,游戏行业本身就是一个虚拟世界的东西,所以,区块链和游戏行业应该说天生就有一些结合点。我们自己最近在孵化一个区块链游戏公链的项目,希望能让很多区块链游戏的开发者能利用这样的游戏公链,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创造更好玩的游戏上,我们用这样的公链去解决很多基础设施的问题。还有看到游戏资产上链的一些应用,我们都觉得这种结合点可能就是很好的。另外,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这个特性也会在游戏行业中得到一个好的体现。

除了金融和游戏行业之外,我觉得其他很多行业也都应该进行一些区块链应用的探索。比如像健康医疗行业,它本身对个人数据安全和隐私的要求非常的高,那么区块链技术自然在其中是很有用武之地。还有像电商领域,现在怎么实现支付、登录、身份验证?这些独立安全的平台可能都用区块链技术来实现。所以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金融、游戏肯定是区块链应用的特别热点行业,但眼光也投的更宽一些,健康医疗,电子商务甚至像O2O传统一些行业都可以考虑到区块链的一些应用。从商业模式的角度来说,行业的应用是一个方面,行业的应用也得考虑到区块链在其中是起到了通过新的信任机制和共识机制的达成,有效提升效率,通过去中心化使整个系统的运营效率更高的一个环境。另外一个角度,区块链自身的基础设施建设,很多方面也是值得进一步去探索的,我们有时候说区块链可以建设成一个大的金字塔或者高楼大厦,但还缺失很多基础的,我们英文叫building blocks,对这些building blocks的研究,比如说像一些分片存储机制的探讨,新的交易所的形式的探讨,这些都是应该值得大家进一步去探索。

 

【时点对话·第四问】

“Token的流转机制被设计成闭环还是利大于弊的,至少保证了Token的价值的存在”

时艳强:现在有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在项目的Token机制设计上,都会选择发行一个定值,比如比特币是2100万个,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比特币的永久性丢失,数量户越来越少。从经济学角度,您怎么看待这种Token设计?另外很多Token的流转机制都设计成一个闭环,其实Token具备有一定的货币属性,但项目与项目之间的Token沟通性很差,或者说缺乏这种机制,您认为未来Token机制怎样设计会更加合理?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四问。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Token的总量有一个上限或者说有个定值的区块链项目,它是基于这么一个假设,最早期的奖励能够吸引一群人,比如矿工群,这些都是既得利益者,这些既得利益者会倾向于帮助这个社区持续发展,同时提升Token的价格,所以当社区的氛围形成以后能吸引来足够多的使用者之后,系统可能就不想再付出进一步的奖励了,让这个系统出于使用的目的,而不仅是一个激励的目的来能够自行运转。但这样做有一些风险,用于激励的Token全部用完了,是否能够吸引到足够的使用者或者消费者?这个系统是不是还能够有效运转下去?另外一个角度说,如果系统奖励都消耗殆尽了,那么以后支撑网络运转的就是消费者,消费者可能需要付出更多的像交易费、使用费来为区块链的网络的安全使用来买单。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可能在这里也存在着一点的弊端。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如果不设上限,有可能产生了在传统的货币世界里所知道的通货膨胀,会使Token的价值越来越低。换个角度来讲,我觉得Token的流转机制如果被设计成闭环,我个人认为还是利大于弊的,至少得保证Token的价值的存在。

项目与项目之间的Token沟通性很差或者缺乏这种机制,这个问题我倒觉得客观的说是个伪命题,我没有太多思考过。但是我只想说一个问题,如果讨论Token的货币属性,那么股票市场有很多种股票,股票与股票之间也不需要进行直接交换,他们的交换可能是通过一个市场价格去跟货币来兑换完成。实际上今天Token与Token之间的对话通过币币交易已经都能够实现,我们有锚定BTC的也好,锚定ETH的也好,如果Token除开它的货币属性之外,使用性这种性质互相之间需不需要沟通,完全取决于项目之间到底有没有内生关系。如果说这个项目是同一个生态系统中两个项目,有平行的关系或者上下游的关系,那么Token之间建立起沟通机制或者兑换机制可能对项目是有帮助的。如果说这两个Token完全分属于两个不同行业不同的东西,建立这种沟通性机制我觉得没有意义了。所以没有什么定论说未来Token机制怎么设计更加合理,还需要根据项目本身和所处的行业、生态系统中的地位来设计这个问题。


【时点对话·第五问】

“泡沫散去,投机者自然会离场,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是有信仰的群体”

时艳强:很多投资者或者业内人士都讲到“颠覆”这个词,认为区块链将会在未来颠覆现有的大多数行业,很多中介都会消失,甚至公司的模式都会从雇佣制变成合伙人制,等等。那么您认为区块链给社会的影响到底有多大?区块链泡沫散尽之后,区块链行业会变成什么样子?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五问。客观的说这是一个相当tricky的问题,谈颠覆我觉得可能是代表了投资人、业内人士对区块链技术和应用一种良好的期望值。我们希望这种技术和应用因为它的去中心化的特性、对价值传递网络通过新的信任和共识机制的达成有效的支撑,能够很大的促进社会的发展,能够对一些行业起到颠覆式的革新作用。但是这个时代现在还没有到来,我们现在也没有看到这样落地的应用,所以今天来说是否已经颠覆了?answer一定是no。但是作为这个行业的非常热情满满的从业者,我们希望能够对一些行业进行颠覆。所以,我们还在这个事物发展的比较早期阶段,要问我说对社会带来什么影响?我只能说从今天来看影响还不够大,但是我们觉得有很大的前景,因为这种新的信任和共识机制的达成可能会让很多事情、业务、行业的商业模式发生根本上的改变,以前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可能变成一个大家共同来协作、共同来获益的机制,可能会在一定的范围内极大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换个角度来说,我们希望区块链的发展对社会带来巨大的影响,今天来看这个影响仍然还比较小,限定在一个小的圈子里。但是很多技术像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大家也不知道到底能够干什么,可是今天移动互联网给每个人的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娱乐的方式、购物的方式、支付的方式、沟通的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也许五年以后我们再来看这个问题会得到是一个与今天截然不同的答案。

主持人最后一句话问泡沫散尽以后怎么看这个行业,这句话已经是暗示现在这个行业或者明示这个行业充满泡沫,因为Token的货币属性造成这个行业里有一些投机暴富的可能,所以带来了一些泡沫,而且泡沫在一定程度上被吹得很大,但是我们最近也看到这种泡沫在逐步地散去。那么泡沫散去之后我们觉得投机分子会自然而然的离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在这个时候能坚持信仰的人是对区块链技术真正有信仰,对区块链应用真正有信仰的群体,这个群体的存在会让大家有更好的更扎实的心态去进一步做项目,去推动区块链在各个行业的发展,所以这个时候可能行业会回归到本源,是一个有技术驱动、有商业场景落地来drive的行业,回归到事情的本质以后我反而感觉行业会走上一个健康发展的道路。

 

【时点对话·第六问】

“没有价值的Token的最终其价值终会归零”

时艳强:现在很多区块链项目发展太过于迅速,以至于还没有技术成熟就已经开始着急着上所,有点拔苗助长的味道,甚至因此沦为圈钱工具,这种疯狂现象的背后传达出一种什么信息?很多项目都有做市值管理,也有人说这其实就是坐庄,您如何理解?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六问。对于很多区块链项目没有技术成熟就急着上所,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分为二的来看。一方面来说区块链项目具备一定的可行性,比如先根据白皮书的情况让投资者感觉技术路线可行、商业场景落地可期,所以先去募资,有了资金再继续把事情铺开。这种现象在区块链世界中我觉得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惯例,本身无可厚非。但是这种现象的存在使很多人把这种方式作为一种圈钱的工具,那这件事情其实是在拔苗助长,而且也对项目本身很不利。一个项目的估值我们希望能够动态的看到未来的预期,这个预期至少也是一个有逻辑、合理的、有可能性的预期,而不是盲目通过炒作得来的。我觉得所谓这种疯狂的空气现象背后传递出来的是在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中间,有很多人是相当浮躁,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动机是不纯的,所以这样的事情在推动这样的乱象。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这种乱象可能随着这几个月的熊市自然而然得到了很多的收敛。

很多没有价值的Token可能会看到最终会归零,因为它传递不了价值,也没有存在的必要。项目做不做市值管理?这是项目方自己的选择,因为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在于双方在募资过程中可能各轮的投资者有不同的心态,对项目方直接或间接地形成压力,所以现在很少有项目会完全避免市值管理。只有极个别的项目的投资人跟项目方达成共识,可能在这个时候会选择希望看到项目长期发展、真正体现价值,完全放弃做市值管理。但是所谓的市值管理和坐庄,我觉得二者之间不能完全去等同,坐庄、割韭菜这种现象我个人觉得这是应该被唾弃了。但是一些最基础的市值管理,比如避免因不必要的恐慌造成抛售而做一定的稳定行为,我个人觉得有的时候也是必须去选择。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第一,这个项目是不是自身有价值,是不是能够自身持续的往前发展和落地;第二,项目参与者包括项目方、各轮的投资人甚至包括所谓的从二级市场上参与进来的散户,是不是主要的人员对这个事情有共同的共识和认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坐庄、割韭菜的是应该被唾弃,也是这个行业目前的毒瘤,阻碍行业正常发展,希望看到这样的现象逐渐减少,直至消亡。

 

【时点对话·第七问】

“目前来看,人工智能还是可控的技术”

时艳强:霍金曾表示人工智能将会毁灭人类,您怎么理解这句话?现在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结合也被许多技术团队看重,您认为两者结合的必要性在哪里?会产生哪些效果?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第七问。主持问出这句话可能是因为知道我有一定的人工智能领域背景。霍金说过人工智能将会毁灭人类,这句话我的理解是这样,霍金作为一个著名的物理学家和科普作家,希望能够引起大家对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必须有一些伦理上或者法律层面的控制的警惕,但是并不代表人工智能毁灭人类威胁会很快出现。我们看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不管是深度学习的算法还是现在的人脸识别和语音识别的技术,更多的是一些通过机器更有效的去帮助进行相关数据的处理和数据的应用的项目。准确的说那些所谓的机器的自我意识的出现可能还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我觉得甚至都不能以年来期望,也许还是需要半个到一个世纪才可能看到机器具有自我意识。今天我们人类对人类大脑的工作原理都没有从根本的层面上有比较深刻的掌握,所以很难想象我们现在能够去创造出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另外一种说法是到来的时间我个人觉得还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十年、一百年,但绝对不是说十年、二十年的事情。但是这意味着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上我们还会建立起一些法律规范、建立起伦理道德的规范,能够保证这个技术是被人类正向的使用。因为人类对技术的使用走向负面会带来很大的灾难,比如原子弹的诞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今天仍然可以把人工智能看作是一个目前人类可控的技术,我们希望在发展过程中提前看到未来可能产生的危险,有效的控制来确保人工智能毁灭人类这件事情不会在一百年后发生。

谈到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结合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在几个场合也听人讨论过,但是说句坦率的话,我更多的解读这种讨论是把这两年投资界的两个风口的热名词放在一起,大家希望能够产生一些结合,这个结合的必要性在哪里?客观的说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人工智能更多聚焦的解决的比如效率问题,通过机器极大的提高人的生产效率。区块链目前来看首先的解决是信任的问题,如果把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结合或者项目中把这两项技术都能够用的上,可能会实现一个效率和信任二者之间比较好的结合,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效果到时候是可期的。但是硬说这两个东西应该怎么结合在一起,我个人觉得虽然不能说是伪命题,但是有点儿生拉硬拽的味道。也许是因为虽然我对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两个技术都做过一定的学习和研究,但是还是才疏学浅,没有真正把两件事情看通透,所以我才有这么中庸的回答。如果有行家告诉我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完美结合以后会产生什么样的飞跃式的结果,能看到这些具体的产品,特别是用两个结合在一起而不是一种浅层次的数据处理上的结合,而是深层次的信任和效率的完美的统一,希望有人可以教给我这个东西。


【时点对话·传承问】

时艳强:曾总作为资深的区块链行业布道者,应该接触过很多圈内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为什么?【币脉科技】目前覆盖15个国家250个城市5000个社群节点用户100万+,希望通过【时点对话】邀请更多的大咖来社群分享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以推动整个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如果曾总引荐两位嘉宾,您会引荐谁来做客【币脉科技】进行分享?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传承问。我推荐的第一个人是巨蟹,巨蟹的本名叫刘嘉陵,他是我推荐的第一个人,是我进入区块链行业最早接触的行业大咖。他本人是国内比较早期的区块链项目布道和投资者,这些年他专注于他的项目BTS,也就是比特股。我推荐他来做分享的原因是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区块链行业狂热者。真正笃信区块链技术和应用能够带来非常大的创新、能够有效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我平时跟他交流,一方面觉得他看问题非常的敏锐和有大局观,能够给我指出很多技术前沿的东西,以及技术前沿的东西怎么应用。另外一方面他的心态特别纯粹,从来没想过自己在其中可以得到多大的经济利益。比如作为比特股的一个重要理事,他一直在考虑如何让BTS社区健康发展,鞠躬尽瘁地付出了很多,所以他是我推荐的第一个人。他可能会谈到现在面临技术和市场双重压力下,怎么去有效的为BTS社区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怎样去有效的推动整个社区的发展,从而推动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

我推荐的第二个人是币快报项目的创始人刀哥。币快报项目是我进入区块链行业以来参与投资孵化的第一个项目,我是通过这个项目才进一步了解区块链行业的,可以说他是我的战友。刀哥是从传统行业转过来的,大家千万别误解刀哥这个名字,以为是割韭菜的名字。他以前在传统行业做的是精密刀具,所以我们叫他刀哥。作为一个从最地道的机械传统行业转型做互联网再转型做区块链行业的人,刀哥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有他独特的视角,他能够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的转型到区块链的进展这个角度来看问题。而且他是信念非常坚定的人,他从来不关心Token的价格浮动等这些事情,关心的是怎样扎扎实实地把事情做好、信念坚定,而且对于区块链的理解尤其区块链媒体的理解有非常独特的视角,因为他创办的币快报媒体也是我参与孵化的,本身是个技术型的媒体,大家当初的目标是要把它做成区块链行业或者币圈的今日头条,更多的是依靠技术来驱动,而不是通过新闻炒作方式来发展这个垂直行业媒体。在合作的过程中刀哥的那种带理想化的色彩和坚定,对于行业发展不管短期风波如何都沿着目标坚定前行是特别值得我借鉴和学习的,希望他有机会来分享给大家。

 

【时点对话•提问一】 

时艳强:曾总,您对现在的币市怎么看?现在一直处于熊市,普通散户、中小投资者应该怎么操作?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一。我对现在的币市短期行情是不乐观的,因为总体来说新的投资者进入这个市场,目前动能不足,大家感觉这个行业的很多东西还处于相对模糊的状态。政策层面是一个方面,另外很多应用还不能够有效的落地,这是另外的一个方面。所以,我觉得所谓的熊市一定还会蔓延一段时间,虽然我无法准确的预测这个时间有多长,但是我觉得肯定不会几周熊市会过去,几个月、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是有可能的。可能随着全世界范围的政策层面的进一步明朗化,也随着更多的区块链的应用让大家看到了实际成功的可能性和可行性的时候,市场才会出现一个明显的好转。如果处于熊市中,对于普通的散户和中小投资者,我可能会给两条建议。第一条,如果你们现在手上拥有了一些各种各样的Token,那么去看一看这些Token的项目,重新再去审视review一下,如果这些项目你认为是好项目,拿着它不动等待。如果这些项目是有问题的,觉得可能它根本就过不了冬,早点放弃掉,可能这也是一种止损。另外,给散户和中小投资者在熊市的另外一个建议,不一定对,就是可以考虑多持有点比特币BTC。因为BTC是一个比较特殊的东西,哪怕很多区块链的应用的落地还会被质疑,但是BTC本身因为独特的货币属性,可能它的价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应该还会被逐步的发现和抬升。


【时点对话•提问二】

时艳强:曾总,针对第三问中,您提到的区块链与游戏行业的结合,我想提问“区块链+游戏”如何突破用户画像不清晰的瓶颈?怎样培养游戏圈用户?此外,区块链游戏如果脱离了Token能否成功?

曾良:回答币脉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二。这个问题看起来是很有技术深度,特别是对游戏行业可能都有比较深刻的了解,我只能粗浅的说说我的认知。我个人觉得第一决定游戏成败的东西,跟它是不是区块链本身并没有关系,决定游戏成败的是这个游戏本身好不好玩。我们谈做区块链游戏引擎这些事情,其实是想把区块链的一些便利让游戏的开发者能够更有效的去把精力放在游戏本身可玩性的塑造方面,把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都交给这些引擎公链进行,这是一个初衷。至于用户画像清不清晰的问题,我觉得这个事情本身不是区块链和游戏结合需要解决的问题,发展的任何一个游戏项目可能都要解决,因为游戏项目本身会面临着这是一个休闲类的游戏?还是一个其他品类的游戏?针对的目标客户是什么样的年龄群?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本身是要去界定。不能说是因为这个游戏加了一个区块链游戏的标签,它的目标用户就会变得截然不同,它的目标用户还是通过这个游戏本身承载的内容来界定和传递。换个角度来讲区块链游戏如果脱离了Token,它是有成功可能性的,因为Token在整个机制中如果必须存在,那就一定要存在,如果说Token在其中起不到作用,那它就可以不存在,不一定说一定要有Token在其中才行。

这一点不仅是对游戏行业,对区块链的其他行业也是一样,比如做区块链的食品溯源、海关通关检测应用,不需要Token在其中发挥作用。但是如果需要的时候,Token有一个良好的设计,还可能起到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对于游戏圈的用户的培养,我们不用刻意去培养这个游戏是不是区块链的游戏,我觉得在游戏行业区块链游戏是一个偏底层的东西,区块链启动的应用可能使开发效率提高,使生态系统的流转更加有效,使游戏的整个社群更加发展壮大,但对于玩家来说在乎的还是游戏的内容,游戏好不好玩,在虚拟世界里的资产有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这样的问题。



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
新闻排行
热门新闻
内容合作
  • 市场合作

    手机:17797630962

    邮箱:1026918486@qq.com

  • 社群合作

    手机:17797630962

    邮箱:1317915688@qq.com

  • 媒体合作

    手机:15731198107

    邮箱:1026918486@qq.com

  • 嘉宾推荐

    手机:17797630962

    邮箱:1164426529@qq.com

  • 地址

    上海市虹口区新建路203号

关注我们
  • 关注微博

  • 关注微信

© 币脉财经——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


友情链接 GMQ交易平台 链闻网美食大全网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no cache
Processed in 2.174134 Second.